隔壁薛某白

【潇湘放逐臣】

【原耽】〔黑恶势力〕北阁×南亭

啊!——
没有什么好写的就在学校bb了这个!!
大概会无脑发糖吧……

〔现pa〕
“咔嚓!”
“嗯?!”南亭极其警惕地抬起视线,扭头环顾四周,只发现北阁正拿着手机偷拍自己。
“……我说,你这毛病能不能改改?我迟早会被你吓死。”南亭将自己的手机反扣在沙发上,身子向北阁靠去。北阁半躺在沙发上,此时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越过手机去看南亭。南亭现在把他拿着手机的手压在沙发上的靠枕上,另一只手则撑在他的颈侧,上身微微下弯,目光与他相对,很明显是在说“你要是继续乱来我们就分手”。北阁被他的这一系列动作逼得又往下滑了不少。
“……干嘛,不就拍你几张照片嘛……这么大反应干什么……那么好看一个人,不拍照真是可惜了……”北阁头微侧,语气戏谑。
“……”南亭微颤一下,眼神飘向北阁的手机屏幕。照片上的男孩正待着耳机,目光聚焦在手机屏幕上,五官精致,神情专注,微长的头发在脑后用皮筋扎成小辫,自然地垂在肩上。
“……拍得还挺好看的,不说你了。”南亭扶着靠垫,想要撑着坐起来。可还没实行,就被北阁揪着领子拉到了面前。
“!!”南亭瞳孔瞬时收缩。
“你干嘛?!”
“没什么,跟男朋友讨个吻。”北阁坏笑着,顺手扯掉了南亭的橡皮筋。
“啊……”南亭不太自然地转回身子,北阁倒是很自然地从侧边抱住了南亭,把下巴抵在南亭的肩上。
“男、朋、友——”北阁用下巴在南亭的肩上蹭来蹭去。
“别闹,打游戏呢。”南亭难得抽出一只手,拨开北阁的头,顺带斥了一句。
令南亭意外的是,北阁又重新把头垫了回去,但真的就安静了下来,一言不发。
猝不及防地,北阁看见南亭扭过头,冲自己笑了一下。北阁只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南亭忽地靠过来,在北阁的唇上吻了一下,又很快地将头扭了回去。
“~”北阁笑得更加愉悦了。
[之后北阁就这么睡着了,南亭小朋友也保持着这个姿势一下午没动过。
你问为什么?
“他睡着了,怕吵醒他。”]

又是一年
【躺尸】
新的一年要更加努力,
嗯,就酱
准备睡了。

【双鬼】失物招领

写得很渣,求轻拍
1600+难产作……

虚空战队来了个新人,叫吴羽策,用的是鬼剑士。

李轩先前是一直住在队里的选手宿舍的。不知为何  ,最近却搬了出去。

后来据他本人解释,那时他为了和吴羽策磨炼“双鬼拍阵”,就搬去了吴羽策在俱乐部附近租下的公寓。
奇怪的是,对方居然没介意,也是大大方方地接受了他,两人平摊租金。
没想到这一住,就是好几年。

不知为何,李轩在第十三赛季开始,状态开始有下滑的迹象。尽管虚空在第十二赛季才刚刚杀进决赛,只可惜与冠军擦肩而过。
第十四赛季,李轩上场的次数逐渐变少,重心开始向指导方向倾斜。
第十五赛季,李轩正式宣布退役。

退役后,李轩仍在战队里留了一年多。众人都觉得他是舍不得战队、舍不得荣耀。
只有他清楚,他是舍不得吴羽策。

“……”李轩坐在候机室,身旁是吴羽策。两人几乎始终保持着沉默,却也没人愿意开口。

登机口处。
李轩回头看去,他看到了人潮中的吴羽策。即便只是在那里站着,也是那样的引人注意。
吴羽策唇角微勾,与他挥手告别。
他也笑了,说了再见。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登机通道。

站在原地的青年,就那样站着,直到看着飞机在跑道上加速,才悻悻离开。

从那以后,两人像是断了联系。
却又彼此互相记挂着。
至少,李轩心里还有吴羽策。

李轩终是拨通了那个电话。
“……”
“……”
“……在听吗?”长时间的沉默,他怕对方挂了电话。
“在听,说吧。”
“那个,我……”
“嗯,有事吗?”
“啊……我……我搬走的时候,好像落了点东西在你公寓那边。你现在有空吗?我想……”
“嗯?你有落东西吗?你走之后我又大扫除了一次,应该没有东西会落下吧。”
“……啊、啊,原来这样……”李轩踉跄了几步,拖鞋磕在沙发边上。
“那、那你……最近怎样?”李轩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
“不怎样,一般。战队和青训生,还有俱乐部那边,都还挺好。怎么,你有事?”
“啊,不、不……”李轩重新在脑中组织了一下语言,“你……你最近有空吗?出来……聊聊?”
“……最近有点事,我还要跟进一会青训生,走不开。”吴羽策顿了顿,“实在是不好意思……”他抿了抿嘴,右手食指不安地敲着桌面。
“没事、没事……你有空了再跟我说吧……你现在是队长了,忙点很正常……”李轩在地面上磨着鞋跟,“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先挂了?……”
“嗯,再见。”电话那头很快便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李轩退后几步,跌坐在沙发旁边,双手无力垂下。
“……果然……是我自作自受……”李轩的嘴角还是那个弧度,眼神却满是无奈与苦痛。
“最近,还是……不要联系他了吧……”

电话那头,吴羽策把手机倒扣在桌面,双手撑着桌上,脸埋在手心里,喃喃自语。
“……他是故意的吗……”
“……我好不容易才忘了他啊……”

其实吴羽策并没有他人看起来的那么坚强,甚至有些无情。
至少,对李轩就做不到。

“我……”天台上,只有李轩和吴羽策两个人。李轩双手撑着栏杆,面朝天空,吴羽策和他方向相反,背靠栏杆,百无聊赖地踢着脚边的碎石子。
“嗯?”吴羽策略略抬了抬头,眼神飘向李轩。
“我想,我该退役了。”李轩的语气出奇的平淡。
“嗯,想退就退吧。”吴羽策又重新低下头去,不过这次低得更深了些。“战队……我可以和才捷一起管。”
“这么快?……不过也应该让那孩子早些肩负起这样的责任了。”李轩最后一个字带上了笑着的气音。
“那你……想好以后干嘛了吗?”吴羽策接着问道。
“呵,还没有。先回一趟家吧,住上一段时间,好久没回去住过了。”李轩笑着说,“你呢?”
吴羽策愣了愣——在这之前,他还没想过退役。只是今天李轩提了出来,自己才被一语惊醒。
“我……还没打算。”
“……”一时间,两人陷入了沉默。
“我们……分手吧。”吴羽策抿了抿唇,终究是开了口。
“嗯?……嗯。”
“……你都要离开战队了,我们就是异地恋了。我……还是分了吧,还能做朋友。”吴羽策的语气中透露出隐隐的不安。
“好,我同意你的决定。”停顿间,李轩搭上了吴羽策的手,看着对方。
“李轩……”
“……那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吴羽策抽回自己的手,扭头向楼梯走去。
李轩与他挥手道别,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处。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也走向楼梯口,准备下去了。
“阿策,你就真的这么……”
“你可知我放不下你吗?”
“谁又放的下谁呢……”楼梯转角处,是吴羽策的轻声呢喃。

其实本来就放不下的。
他们早都住进了对方的心里,又怎么出的来呢?
分离,不过作茧自缚罢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Free!男子游泳部】第三部完结泼水!!

Free……又完结了一个夏天……
其实它陪伴我的时间不长,我是大概今年寒假的时候才开始在从第一季补起
讲真,这是我看过的番中最喜欢的一部,没有之一
(虽然我看过的番真的不多)

京阿尼真的在情感方面真的是有用心去刻画,满满溢出屏幕的友情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看他们逐渐成长起来,深有感触

之前很喜欢看Free其中一集的樱花
现在又爱上了它的浪花
画面是真的好看
……后来我磕起了cp
……我喜欢大乱炖……【捂心口】

总而言之
这就是一部超超超好看的番
[欢迎入坑]
[ see you in 2020]

【楚留香手游】江湖游【卡路里改词】

【楚留香手游】
江湖游【卡路里改词】
(是本少侠真实写照了……嘤)

每天进游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多用一银两  都要说声对不起
四象四象看看我  我的修为在哪里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万修级

金装    金装
我要变成万修级
金装    金装

为了江南有块地  天天万里跑不停
为了全套PWP     论剑跪到胜率0
天天有钱不容易  可惜我都买不起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万修级

wow~
金秘笈金秘笈秘笈
金特技金特技特技
金秘笈金秘笈秘笈
金特技金特技特技
全套都要金色起
燃烧我的非酋气

拜拜    副本里       每次都是天祝点
天工铸铁五级源   roll走roll走别客气
拜拜    山洞里       沉香又是买不起
又接了一堆课业   钱袋爱我行不行

来来    欧皇体       下个本人凑不齐
天选初试答个题   这次也是没晋级
来来    打造点       又是一个没特技
每天爆肝不容易   不达万修不放弃

为了江南有块地  天天万里跑不停
为了全套PWP     论剑跪到胜率0
天天有钱不容易  可惜我都买不起
努力    我要努力  我要变成万修级

wow~
金秘笈金秘笈秘笈
金特技金特技特技
金秘笈金秘笈秘笈
金特技金特技特技
全套都要金色起
燃烧我的非酋气

拜拜    副本里       每次都是天祝点
天工铸铁五级源   roll走roll走别客气
拜拜    山洞里       沉香又是买不起
又接了一堆课业   钱袋爱我行不行

来来    欧皇体       下个本人凑不齐
天选初试答个题   这次也是没晋级
来来    打造点       又是一个没特技
每天爆肝不容易   不达万修不放弃

奇了怪了    进的时候    明明是    系统说
跟着教程做    一定能升修
直到过了    所有的    卡级点    才发现
已经160    修为还是7200
希望论剑    有放水的    副本    是新秀的
不如跟着dalao没在怕的努努力
别让佛系的    借口    整天都    拖住你
不达万修不放弃
燃烧我的非酋气

拜拜    副本里       每次都是天祝点
天工铸铁五级源   roll走roll走别客气
拜拜    山洞里       沉香又是买不起
又接了一堆课业   钱袋爱我行不行

来来    欧皇体       下个本人凑不齐
天选初试答个题   这次也是没晋级
来来    打造点       又是一个没特技
每天爆肝不容易   不达万修不放弃

不放弃
燃烧我的非酋气
不放弃
燃烧我的非酋气
我要变成万修级

【方王】桃花源记(大概是番外!!!)

【糖刀预警!!!】

故人辞

方士谦一直都过得还不错。
至少在别人看来是这样的。
朝九晚五,外企高薪,穿着光鲜亮丽,日常出入各种高档酒会。
人人都羡慕的生活。

不过像这样的成功人士,居然还是个单身青年。
像是理所当然的,他的亲朋好友,以至客户,都会与他有意无意地提起一些关于终身大事的事。
每次听到这些,他总是端起与平时工作时同样的职业微笑,心领别人的好意。

他可不是什么单身青年。
他心里已经有人了。
喜欢了好久的一个人。

那个人的名字,
叫王杰希。

从第一次,从丧尸群中被王杰希护下的方士谦看到王杰希的那时,他就有一种预感:他们两个,定是天生一对。
可惜他只看到了开头。

他不知道爱一个人,是这么的难。
甚至,他会为了王杰希,而情愿付出生命。

还好,他们是被红线给紧紧绑在一起的。
还好,他们都还记得从前,还记得对方。

之后的每一世,他们都一起度过。
无论太平盛世,抑或乱世将倾。

可他不知道,王杰希也可观天象。
而那年,王杰希在方士谦眼里看到的,是难以言说的未来。

于是,已经不知道度过了多少光阴的王杰希,在某一个轮回,突然消失不见。

方士谦快疯了。

他不知王杰希身处何方,更不知如何找回王杰希。

但他相信,终有一天,他会等到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生生世世,未能得见。

他不是没想过一走了之。可每当这时候,他又会想到,他要等的人,或许就在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他就又放下了手里的剑。

那是王杰希的剑,名唤“凌风”。
这名字,是他随便取的,王杰希却就这么叫了起来。

于是他还在等。

方士谦在城郊的别墅里,方士谦正坐在客厅桌前磨墨。活了那么久,还是很喜欢写字。
因为他的字,是王杰希一笔一划手把手教出来的。

写罢最后一个字,落笔,放在一旁的笔架上。
看着纸上的字,他揉揉腕,不自觉地噘起了嘴,随后又低头闭眼,兀自笑了,头歪到撑在桌上的左手手背上。
头稍稍用力,向后靠在沙发垫上,反弹力让他眨眨眼,但没睁开。

他现在心乱如麻,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但却又偏偏是他,唯独不懂如何解结。

他苦笑几声,清泪从他眼角滚落。

[我现在整个人都在想你,
你说怎么办才好呢?]

“王杰希啊王杰希,”
“你不放过自己,你放过我,行吗……”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方王】桃花源记(番外!!)

赌注
“王杰希,你实话告诉我,当年你发的誓,究竟是以什么为赌注?”
“就是我的一半修为啊……”
“不,如果只是一半修为,你现在也不至于虚弱至此。”方士谦的语气变得强硬与不容置疑。他是个医生——术业有专攻,他对这方面肯定是非常了解。他那坚定的眼神,看得王杰希心里发慌——他其实是骗了方士谦的。
“就算你不说,我也能诊出来、算出来。”
“我……”王杰希叹了口气,终于还是说出了真相。
“我,还赌上了我的命——从我们见面的那一刻开始,三年期限,让我们彼此相爱。在此之间,我的生命会一天天地流逝。如果我们最后没有走到那一天,我会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抹去你关于我的所有记忆,把你送回人间,把你的这三年还给你,让你过本该属于你的日子。”
“……”方士谦沉默了一会——他早想到会有这样的答案,却没敢确定王杰希是不是真的赌了他的命。
“所以,你现在只有一半的生命,是吗?”方士谦瞪着王杰希,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
“……”王杰希默不作声,只是点点头。
“我说,王杰希,你是不是傻?”方士谦强压怒火,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至少比上一句要平静一些。
“怎、怎么了?”王杰希很害怕方士谦生气,怕他会因此再次离开自己。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们没有遇见、没有认识、没有相爱,而在后来,在你死了之后,封印接触,我想起你了,却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要怎么办?”方士谦说着说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语气变得激动起来了。甚至连眼泪都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差点就要哭出来。
王杰希看方士谦这么激动,慌了。他不会安慰人——一直以来,方士谦都在自己身旁,两人的生活即使是最简单的柴米油盐,也从未觉得枯燥无味。所以两个人根本不会吵架,更别说哭了。
“你是妖魔,你的寿命很长,所以我死之后呢还可以继续等。可是我呢?我只是个人啊,阳寿最多不过一甲子。若是你死了,我要怎么等?我还能等得到吗?你告诉我,你倒是告诉我啊!”方士谦嘶哑的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
王杰希明白了,他什么都明白了。他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自己,他恨自己为什么当时不多想一会,给两人留一条后路。
王杰希张开双手,抱住方士谦,在他耳边轻声道,“对不起,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千万不要再有下次了,我可不要再死一次了。”方士谦突然破涕为笑,抬头看着王杰希。
“好,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

[真·完结]

【方王】桃花源记(番外!)

婚后(误)日常
“杰希,来,尝尝这个”某天,方士谦端着一碗颜色漆黑的液体,兴致勃勃跑到王杰希面前。
“这又是什么?”王杰希看到方士谦手里拿着的碗,眉头微皱。
“新熬的药”方士谦依旧是满面春风地笑着。
“功效?”王杰希继续低头看书。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方士谦一脸无辜,一个劲地摇头。
“不知道?”王杰希手一抖,书差点从手中掉出去。
“对啊,所以才让你来试药啊”方士谦笑眯眯地说,全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试药?”
“额……”方士谦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眼神也开始游离。
“……”王杰希陷入了沉默。
“傻瓜,骗你的。补汤,再不喝就凉了,哪舍得拿你来试药。来,张嘴,啊——”方士谦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甚是好看,美过身后的三千繁花。
“……就知道你骗不过我。”王杰希嘴角牵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转瞬即逝。喝了一口汤,又换上了以往的冷漠。
“只是……为什么要熬补汤?”王杰希的脸上写满了不解。
“那啥,现在不是换季嘛……觉着你身子挺弱的,就熬了点汤……”方士谦挠挠头,为难地解释道。
“是我身子弱还是你身子弱?”王杰希斜望着方士谦反问说。
“额……我……”方士谦尴尬地笑笑。
“但是……现在你修为大损,又……”方士谦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又什么?”王杰希目光从书上转到方士谦脸上。
“额……没什么没什么。继续喝汤继续喝汤,啊——”方士谦又舀了一勺汤,递到王杰希嘴边。
“不用了,你喝吧。我看会书。”王杰希推开了方士谦靠过来的手,淡淡地说道。全然没有注意到方士谦顿时冷下来的脸。
看完了三两章,王杰希终于再次抬起头来,才看到了方士谦郁闷的背影,被薄暮的夕阳勾勒得很好看。王杰希一下子把书丢在旁边,绕到方士谦旁边单膝跪地,仰头去看方士谦。却是没想到,被他一手搂过,低头吻上了自己的唇。王杰希的心猝然漏跳了一拍。再看方士谦时,只见他的眼中,只剩下了自己。
唇分,方士谦有些意犹未尽地舔舔唇,又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看着王杰希。王杰希又气又好笑,但还是在他旁边坐下。还未坐稳,就被顺势拽下,抱在了怀里。王杰希左手放在方士谦搂在自己腰上的手上,右手摩挲着他脸边的碎发。方士谦就势把脸一低,埋在王杰希披风的毛领上随意地蹭着,头发时不时碰到王杰希的脸。
“怎么了?生气了?”王杰希贴上方士谦的脸,用很柔和的语气说。
“嗯,生气了,哄都哄不好的那种。”方士谦带着笑意的声音从毛领中传来,变得低沉、更有磁性。他微微抬起头,露出有些慵懒、不满的眼神。
“我又做错了什么啊?”王杰希扭头看向方士谦,语气变得更柔和了。
“没,什么都没做错,就是不喝我做的汤。”方士谦的语气还是很冷漠。
“好好好,我喝,我喝还不行吗?”
“嗯!张嘴,啊——”
“味道怎么样?”方士谦的眼中充满了期待。
“不怎么样,没我做的好吃。”
“你、你……”方士谦气急败坏,差点就要跳起来。
“算了,反正也不是我做饭。”
“呵呵,你也知道不是你做饭啊”王杰希冷冷地反驳。
“哎呀,良药苦口嘛。”
“不过,你之前想跟我说什么来着?”
“说什么?”
“就之前想要我喝汤的时候啊,你话还没说完呢。”
“哦,我想想……我想起来了,我说”,方士谦顿了顿,贴近王杰希的耳后,热气拍打在他耳后。
“我想上你。”
“……”王杰希陷入了沉默。思考了一会,开口道。
“在下腰肌劳损,请容在下拒绝。”
方士谦的飞舞的眉毛瞬间静止。
“你要是想的话,再等几天吧。”
“还有,你能不能心疼一下我,特别是我的腰。”王杰希有点闹小脾气了。
“好好好,疼疼疼。”方士谦抱紧了王杰希,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方王】桃花源记

(完结撒花~!)

11.怀念不如相见
“杰希啊,我有话想跟你说。”距离两人上次的交谈,已经过去了一周。这一周内,两人都是提心吊胆地过着。方士谦实在是忍不住,决定捅破这层窗户纸,向王杰希发起最后一波攻势。如果人家不要他,他就出去,过自己的生活。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王杰希的语气没有任何波动,似乎早就知道方士谦会来邀他。
“……你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方士谦装傻。
“行了,别装了。那天我说起往事的时候,你突然头疼。这么多天过去了怕就是全都想起来了吧。”王杰希不理会他。
“……是啊,我可是全、都、想、起、来、了、呢~”方士谦一字一顿地说,话语中的挑逗意味显而易见。同时方士谦一直在向王杰希逼近。
“你喜欢我是不是因为你喜欢前世的我?”方士谦的脸靠得越发近了,最终两人保持住了睫毛间距10cm的距离。
“……一开始是因为这个——我想要把你当成他。但到了后来,我才发现,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你找到出去的方法后,便不多留在我身边了。生活就像是回到了以前的样子。你能感受到那时我心里的空虚吗?你的身影,就在这时烙入了我的心。”王杰希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写满了无奈。
“那你说喜欢我还是喜欢他?”方士谦逼得更近了些。
“我喜欢你,喜欢这个站在我面前的,也喜欢着我的方士谦。”
王杰希后退几步,在垂下树枝梢上花下站定。神情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冷漠,但眉眼中难掩心中的喜悦。他还是一袭白衣,站在桃花下,对方士谦说了一句话。
“你若是真心喜欢我,便回来吧。我等你很久了。但你若执意要走,我也不强留你。只求你走得干脆利落,好让我断了这念想。”
说罢,甩袖转身没入花中。
方士谦还站在原地发呆——以前王杰希也没有这么地动过情。待他回过神来时,王杰希已经走远了。他嘴角轻挑,迈开步子追上王杰希,喊着,
“杰希杰希,等一下我啊!”
不远处的王杰希稍稍放慢脚步,嘴角也微微上扬。

某天,方士谦又自己跑出来街市上转悠。侧目一瞥,看见街边一个长相清秀的姑娘家家正挎了个小篮在卖枇杷,篮中的枇杷看起来鲜美清甜。方士谦想起王杰希爱吃枇杷,便想去买几个带回去。
“小姑娘,让我尝一个枇杷可好?好吃我自会付钱的。”看起来好吃也只是看起来而已,味道还是要亲自尝过才行。
“公子请便。我这枇杷好的很呢,若是公子喜欢,赠你几个也是无妨。”
方士谦从篮子里捞了一个枇杷,剥开果皮,咬一口含在嘴里,让果香在嘴里漫开。
“小姑娘,你这一篮子枇杷,我全要了。”方士谦挑挑眉,从腰间掏出一袋银子,递给小姑娘。
“公子慢走。”小姑娘伸手接过银子,高高兴兴地走了。

桃源,屋前。
“杰希杰希,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就你还能带什么回来?”
“杰希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我的心可是要被伤透了……”方士谦装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顺手把篮子搁在桌上。
“枇杷?你怎么知道……”王杰希一脸讶异。
“我是不知道,可他知道啊。”方士谦耸肩,“真不知道你们都聊的什么……”
“哦,这样啊……”王杰希大概是想起来了,哭笑不得地回答。
“杰希,我觉得你现在实力弱了不少,怎么了?”
“啊……一半妖力在你身上啊……”王杰希继续低头看书。
“所以只要我记忆恢复了,那一半妖力会归属于我?”
“大概吧,我也不确定。不过这样也好啊,给你一点防身。”
“……”方士谦皮笑肉不笑,“你不知道我只是个算命的吗?”
“知道啊。两世为人,两世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不好吗?”
“好啊……等等话题被岔开了啊!我问的明明是你为什么要把妖力给我啊!”
“这个嘛……不好意思,意料之外。我也没想到。”
“好吧……权当是巧合。还有一个问题,你怎么那么肯定我一定会爱上你?你是不是找人算过了?”方士谦简直是个问题儿童——当然这只是字面意思。
“不为什么,我自有分寸。”王杰希淡淡地笑了。
“唉……天道如此,我也只好认命了。”方士谦看向王杰希,二人相视而笑。
身外,桃花正漫。

【听说有置顶功能了⊙∀⊙!】

【好奇. JPG】
试一下新功能……(我来得会不会有点晚……)

【以下重点!】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捂档不讨债弟子花言轩带你认一下tag
小姐姐tag:个人日常,不推荐
小哥哥tag:正常同人文,推荐
傻二花tag:非正常玩梗,推荐
【客官来玩er呀~】

你们的花言轩小朋友
现在是一只不思上进(划掉)的
初 三 狗
成绩决定成败,所以不管结果如何,肯定是要努力一年,看能不能上广州(不要看了,上不了省实用不了手机)
所以可以取关的(bygg说过不要刻意挽留随热潮退去的粉丝……)

「等我一年,
    又可以嗨一个多月」